构建和谐社会 期盼安宁生活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构建和谐社会 期盼安宁生活
来源: 巾帼之声 2019-11-11 15:16:48

  “我是一位单亲母亲,和13岁的女儿相依为命。被20余年不来往的妹妹纠缠一年多,非要我母女俩听她的,还要身份证,使我感到惊恐不安,苦不堪言。” 近日,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颍西办事处岳新村居民杨丽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我叫杨丽,女,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是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颍西办事处岳新村的一位居民。妹妹叫杨某华,今年37岁,她在天津安家工作了10余年。我与她平时互不来往,2018年母亲因病去世,办丧事,我与妹妹杨某华才接触,交流了几次。

  从2019年4月份,我带着女儿到外地民办学校借读,杨某华一直在找我母女俩,一直不中她的计谋中。原因是她想把我当精神病人,送到医院,用过电的方式慢慢的折磨死,这样她就不用负法律责任了。这些都是事实,有证据的。我还活着呢,杨某华给我发短信说,我死后的继承权是子女和父母。让我不要防备她,纠缠我一年多了。

  杨某华联合父亲杨某星编造理由起诉三次了,我没有违法,也不想争母亲的遗产,她想用法律的名义去找我,就是不见她,因为我生命有危险。她因贷款买房等各种压力,导致心理有问题。看我就单身一个人,没有人保护,就想为难于我。她就带上亲戚多次打扰我母女俩的生活,带上几人要踹开我的房门,非要让我起诉我父亲争遗产。因为我父亲脾气也暴躁,经常用我们的身份证办些低保、贫困户等,拿的钱他自己落。2017年9月份,我与母亲刘某兰才把各自的身份证、活期存折本要回来。

  我与女儿是一个户口本的,我娘俩有属于自己的拆迁款,还原房就够了。任何人也不敢惹,所以也不愿意争遗产。不同意的话,杨某华在2018年11月25日星期天从天津回来的,带上几个人要踹开我的门,必须让我听他们的安排,一直到最后都没给他们开门。妇联干部说,亲戚都听她安排打扰你,你为了女儿活,小孩才13岁,就带着女儿搬走躲他们。

  这个在天津居住的杨某华联合我父亲,找不到我,就起诉我,说我强占杨某星的房子。起诉是2019年2月底的事情,当天我去了,他父女俩作假,他们没有去。2018年8月22日暑假时,父亲杨某星拿锤子砸我母女俩的房门,报警及时,差点没被砸死,当天就搬到颍西花园临时安置区住,怎么可能在2019年2月底的起诉中说的是强占房子。

  第二次起诉是在2019年6月初。杨某华找不到我,又起诉找我,以争遗产的名义骗我回安徽阜阳。谁的房产我也不要,还是没回去。这第三次杨某华又安排在2019年10月15日下午3点,在阜阳中级人民法院的少年家事法庭开庭。我还是不争遗产,让她见不到我。我平时也盼着她生个小孩,这样她就不再压力大打扰我母女俩的生活。现在,她说她生个男孩6个月了,我也想着她有小孩后,心肠会变得柔软些,别再做伤我母女俩的事情了。她要给我看才出生六个月的男孩照片,我看后,她又乱发信息,说谁抢谁的小孩。我女儿都13岁了,你想抢,她还不愿意跟着你呢。你这个姨吓我母女俩一年多,经常打扰到我们平静的生活,我女儿被这个杨某华气哭几次了。怕她再次以乱捏造事实又要起诉我,以法律的名义去找我,所以我就把一年来她伤害我母女俩的事实,证据发到阜阳老家社区的微信群里。发出去后,让一个村庄的群众都知道,她就不敢乱起诉我了。

  这一年来,她就是道德绑架,对着我三个姨、一个舅说啥都是为我母女俩考虑。我又不吃你的,不喝你的,凭啥听你安排我母女俩的生活。连她在天津的房子门朝哪里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工作。连她丈夫陈某源的手机号都不知道,2019年10月17日晚她给我发她6个月男孩的照片后,又视频一会,就和她丈夫说两句话,她就阻止了。她丈夫陈某源也同意了解她伤害我们一年多的情况,她却阻止不发她丈夫的手机号码,不想让她丈夫知道。她要是个好人,她能背地里做这么多伤害她姐杨丽母女的事情吗。

  我们俩上边还有一个最大的哥哥,叫杨某学,今年虚岁41岁,身体一直不好,我父亲经常吵骂他。以前在一起生活时,哥哥因受母亲去世的事情影响,食欲不好,我母女俩经常买些饭菜、食品哄着劝着多吃些。她杨某华从来就没关心过这个可怜的哥哥,任由父亲多少年以来对哥哥杨某学的吵骂不管不问。从这些方面就知道她杨某华的为人,所以我母女俩不会听她安排我们的生活,也不会中她的计谋中,否则生命早就有危险了。我开烟酒店攒的有几万元存款,以亲戚的名下去存的,也差点被她杨某华转到大舅、三姨的名下,后来及时的转到我的名下了。

  现在,我母女俩被杨某华找十几人盯住十来天了。我们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甩也甩不掉。2019年10月29日晚,我母女俩在河南省周口市中心汽车站对面的鸿运宾馆,再朝南街道走的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路西侧有一个宾馆,忘记宾馆名字了。2019年10月29日晚我母女俩入住的,随后在晚上22点30分后房间右侧挨着又住了两名男子,听见说话声音。到凌晨零点10分左右时,听见他们用力的推我母女俩房间的房门,我当时就大声连喊几声谁,谁,他们听见后就停止了。当时,我就想着再继续推门就打报警电话,一夜也没敢休息,挨着的房间这两人也没休息,不断有声音传出来。天亮后,10月30日早我母女俩就开始走了,后边一直有几辆车跟着。我母女俩坐出租车到河南漯河,再到许昌,再到河南三门峡,一直身边有几辆车跟着。

  后来又坐高铁,11月4日上午10点46分,由山西太原开往郑州东站的G698,太原南站到郑州东站下的车。车上有十几人一直坐在我母女俩周围,中途停车,他们在车外散步,我拍了几张照片,在车厢内也拍了几张。拍那个人后被他发现,他就赶紧坐下了。下了车在郑州东站周围700米处的轩逸宾馆住了下来,我母女俩去到面馆吃面,他们就找人盯着我们,甩不掉他们。实在没有办法了,希望能够把这个事件报道出去,能够及时阻止悲剧的发生。

  我女儿还小,我不能出事情,我要陪着她长大成人。她杨某华不敢动别人一个手指,因为别人有大家庭,我只有一个人。姨、舅、表兄弟都被她利用,帮助她,一年多来打了无数个电话,让我听他们的安排,我不听,都在恨我。能被她洗脑的那些亲戚智力也不高,被她利用伤害我母女俩,他们都认为反正我就一个人,好对付,好欺负。现在是文明社会,正能量的社会,我希望好心人能传播后,让我生命不再有危险,能继续陪着女儿长大。(安徽省阜阳市 杨丽)

  来源:巾帼之声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多点资讯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